读书是为了成就精神

作者: admin | 发布于: 2016-04-22

记者:李老师,自第一期对您的采访发布以来,反响很大。有人认为您是一位文人,尤其是在美国近三十年的经历让您不接中国的地气。您强调研读悲剧,批判性阅读,这些思维层面甚至是精神层面阅读的意义。您不屑一顾读书的“学以致用”,掌握信息,掌握知识,为了找个好工作或是好的生活。您认为这些“现实的目的”真的是不必要吗?

 

李嘉玉:首先,我是地道理工科出身,不是文人。在美国也不是从事教育或文化工作,倒是近十年,在国内时间多,从事的工作与文科近一些。对于我来说,读书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目的,甚至没目的也是其中一种目的。但是,作为精英教育的一部分,批判性阅读具有完善人格、健全良知、丰富认知的精神价值,而这个价值恰恰是我们教育和文化中忽略的。

 

我鼓励留学美国的学生好好读书,不要急于找到读书的经济价值,认认真真地获得一些Liberal Art Education。在我早年的博客,出版的书籍,各种讲座我都说过类似的话:“你没有办法掌握足够的Information,因为硬盘比你脑容量大;你没有办法掌握足够的knowledge,因为图书馆,计算机比你掌握得多得多。”“留学读书不是记住啥有用的信息或知识,甚至不是为了获得某种技能,留学读书是为了掌握思想文化。”“送孩子留学是为了使他们成为精神贵族。”我的言论一直受到诟病。我也一直在辩护。今天,我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能够为自己再辩护一次。

 

记者:我本人非常欣赏您的解答,说是辩护未免言过。我想我的读者更多的是渴望有机会与您更多地交流。

 

李嘉玉:好!那么,下面我们开始交流。我始终认为钱学森老先生的天问:“中国的教育为什么没产生大师?”不是问题,而是答案。老先生那么聪明,有过那么好的教育背景,连我这么一般的人都知道答案,他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教育培养不出大师。他这么问,第一、告知世人,中国教育目前没有培养出大师。这明显是一个结论。第二、中国目前的教育需要改革,需要重视更加本质的东西,而不是学科知识。因为数理化等基础学科知识我们过去几十年追赶的差不多了。钱老这么问,无非是采用一种设问修辞方法。让无数老师,家长,和学生争先恐后去回答、解释、解决这么个问题;最终使无数学生放弃功利之心,潜心在研读经典中寻找更加本质的精神元素,去奠定成为大师的思想意识。结果,不久的未来,中国一定会有很多人成为各行各业的大师。从这个意义上说,钱老临终还在耍心眼,算计着普罗大众。哈哈,最后一句是玩笑。

 

今天,我想证明,中国教育没有产生更多的大师,不是因为没有信息、知识、应用,而是精神元素不足。缺乏对美的认知和执着的对绝对的事物忘我的追求精神。而至少这种对美的执着追求是出现大成就的必要条件之一。

 

记者:对不起,李老师。就算我认可读书有助于提升认知等精神层面的东西,您如何证明精神丰富与成就大师的关系?

 

李嘉玉:好,那我退一步,先借助三个真实的故事,来证明成就大师与精神元素的关系。然后,我们再来说幸运的优秀的90后,00后,读书的意义在于成就精神。

 

第一个例子,我们来说说让我们无比骄傲的屠呦呦女士。与她的同事们相比,她的成功,也许有很多偶然。但是,我很关注她的身世与人文修养。根据她父亲屠濂规所在的《甬上屠氏家谱》记载:“屠家祖先在南宋庆元年(1259年)从江苏常州府无锡县迁居至宁波,至今绵延达700余年。中间出过包括吏部尚书、太子太傅赠太保屠滽、文学家和戏曲家屠隆、博物学家屠本畯等等,既有高官显贵,又有文人墨客。”一个拥有如此深厚家族文明史的人有可能不屑一顾那些短期或是功利的诱惑,坚持从事某种精神上的追求。出身名门不见得成就大师,但是成就大师者必须拥有继承来的或是阅读经典中得到的某些精神元素。

 

记者:李老师,屠呦呦出身名门贵族与屠呦呦从事科研卓有成就之间会不会不是必然而是偶然?

 

李嘉玉:好!下面,我再举例论证精神元素对于一个人取得成就之重要。一个人成就大师有很多因素,例如不会引起争议的因素有:智商、勤奋、科学研究能力和运气。但是,这些因素可以说太多的国人都具备。那么,为什么少有大师产生呢?我认为是缺乏精神元素。看看顾毓琇先生,一代大师,出身名门,饱读经书。顾先生年轻时创作过大量戏剧、音乐、小说。早年留学曾获得MIT博士学位。年轻时,他积极参与社会实践活动。作为科学家,宾大终生教授,79岁出版《禅史》。可谓旷世奇才。我认为,他不仅智商高、治学勤奋、善于研究、运气佳,更重要的是他拥有平常人所没有的精神元素,使得他对人生的意义、目标、价值观念与众不同,追求自是不同,成就也就不同。

 

记者:李老师,我不得不说,您举的都是名人。这些我也可以举。例如一代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也是有家世渊源,饱读经书。可是,您总不能说,出身贵族或是通过研读经典成为精神贵族是成为大师的必要条件。即使有,那么这些精神元素又是什么?

 

李嘉玉:您说得对,我的确认为现实社会中,这么大的人口基数,没有成就与之相应人数的大师所缺乏的必要条件之一是精神元素。首先,我们说人的行为取决于意识,没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元素,很难有很多人去从事“愚蠢”的追求,而成就大师可能需要毕生的追求。就像西方人说:“三代出贵族”。没有贵族就不会有雅士。雅士是指对某种“美”,如音乐、美术、文学、舞蹈、运动等等忘我追求的奇人。

 

换个角度,中国不乏有智商高的学生。例如:在过去二十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有很多奖牌被中国学生获得。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非常相似地在美国大学里放弃了数学,改学了经济和金融。早年,李政道帮助大批中国物理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免费留学美国。今天,他们中几乎无人还在从事物理研究或是物理教学工作。他们有自由的环境,他们有天赋,他们有机会,但是他们没有追求数学或是物理之美的精神。我们说所谓大师,就是一位有才能的科学家对某个未知或是未能够完美的地方持久的批判性思维、实验、与观察,并获得世人认可的创造性或是颠覆性的成就。这种追求完美的努力常常不是物质的诱惑而是来自于精神上的认知。

 

我期待在阅读中,我们的学生能够找到这种精神。这是文化之锚,是家族传承或是阅读经典中产生的精神元素。

 

一个月前,我有幸认识一位美国南部一家私立医院的医务总监。他是79级大学生,84年毕业于中国某医科大学。在与他一天的畅谈中,我感受颇多,真是酒逢知己,他乡遇知音的感觉。

 

故事从他祖父五兄弟讲起。他曾祖父带领五子非常勤奋,十几年时间里,在黑土地上积累了一份不菲的家业。不想,遭胡子(土匪)打劫。其五兄弟死伤有三。但其后代,秉承父辈勤奋和善良之美德,二十年后,又富裕起来。不幸,土改两代人又死伤大半。这位医生兄弟姊妹四人。大哥读书痴迷,成绩优异。在讲究成份出身的时代成为一名教师。姐姐经商物流有成。他只身闯荡美国,秉承家族之精神,非常刻苦、勇于追求、待人仗义、悬壶济世。他虽不是一代大师,但是,他的永无止境的追求精神,使得他的成就超越了一般的留学者。在与他的交流中,他首先使用了“文化之锚”一词,来强调自己骨子里不安分的东西不是物欲刺激所能解释的;一种难以名状的对人生的期许和追求始终在那,无法控制或是熄灭。

 

记者:这个故事更感动人。我承认读书可以成就精神。但是,我仍然认为读书可以获取信息和知识,也会给人带来娱乐。难道不是吗?

 

李嘉玉:我认同读书的各种功能。甚至,读书的负面作用。在我三十几岁的时候,在否定自我的过程中,甚至后悔七十年代读过太多不合适的书籍。但是,今天,我倡导研读经典;提高学生批判性阅读的能力。我认为我们的教育中缺乏批判性思维训练和缺乏某些人文的东西。如果我们狭义地说批判性思维仅仅是某种工具,那么,那些高尚的人类文明的精神元素就是方向和动力。我期待在英语经典批判性阅读中找寻到这两者。我甚至认为这两者在精英教育中是合二为一,不可分割。至于,学会通常意义的“英语”,在我所创造的4D英语-美国英语文凭课程体系中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就像经历过非常优秀的中国语文教育,饱读经书的学生,一般意义的汉语真的不再是问题。

 

其实,在前两次的交流中,我从不同的角度反复思考了同样的主题。只是这次的交流中,我更多地强调了阅读对成就精神的作用和意义。

 

记者:李老师,我也许无法完整地理解您的思想,但是,我承认你颠覆了我对读书的认知,同时开阔了我的视野。我需要整理一下今天的采访,有不理解的地方,我会EMAIL您给予解答。我期待我能够亲自参与4D英语-美国英语语文文凭课程。我深深地体会到,尽管在前面的采访中您曾说过成人过了基础教育适龄期,我还是渴望补齐小学至高中的英语语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