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玉:推荐阅读图书是件危险的事情

作者: admin | 发布于: 2016-06-02

记者:李先生,您为什么鼓励学生阅读英语原版经典?什么是英语经典?

李嘉玉:先回答第二个问题,什么是英语经典吧。不是因为这个概念简单,恰是因为这个概念不大好准确定义。我们不妨简单地认为那些被人类长期保留下来的,不断有文化精英推崇的文字作品为经典。

至于我为何鼓励学生阅读英语原版经典,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我倾心于阅读。作为一个宅者,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阅读汉语小说。七八十年代是中文阅读,九十年代开始是英文阅读。奔六的人生,感知大量阅读之重要。但是,总结起来,让我受益最大的还是英语经典阅读。毫不夸张地说,在美国二十年多年来的英语原版经典阅读重塑了我的三观,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其次,从教育职业角度,过去十年我一直致力于教授学生英语批判性思维。掌握批判性思维的必经之路是阅读经典。我给学生选择书时有三个原则:一、适合适龄学生的英语能力和思维能力;二、适合适龄学生的生理特征;三、符合学生的个性与爱好。第一点很容易理解,就是阅读书的语言难度要与学生阅读能力和思维能力相匹配问题。第三点也很显然,有的学生偏爱侦探或探险小说;有的学生喜欢读情感文学;也有人喜欢读哲学或历史。个性乐趣是学习的原动力之一。但是,第二点需要一点解释。在完善人的认知过程中,不同年龄的学生由于心理发育与认知有密切的关系,教育才有最佳适龄期之说。例如:我们知道幼儿是建立冷热大小多少,甚至主观的善恶等等是非的关键期。所以,利用故事阅读满足幼儿和小学生的好奇心与想象力,并进一步激发孩子的求知欲望。对于初中学生,阅读是探索世界和探索人生的关键时期,扩大阅读涉猎范围,深入挖掘兴趣,完善思维能力是这个时期至关重要内容。高中生则会对感情、人生和社会主题更为敏感。年龄性别不同,对阅读的需求也会有差别。所以,推荐阅读书目是个严肃的事情,也是件危险的事情。这关系到一个人的未来与幸福。

记者:李先生,您说推荐阅读书目是危险的事?您能详细说说为什么吗?

李嘉玉:也许我这么说不合适,但是,我已经说了,只好与你一起探讨一下人与阅读的关系。如果阅读对人的影响特别大,如果阅读会左右一个人的思想和思维,包括人的三观的形成。那么,这种事情(推荐阅读)的严肃性和危险性也就成立了。

首先,人是通过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采集信息,并通过大脑反复处理信息使之形成概念,即意识;从哲学意义上说,人就是意识之和。书是前人对他所采集的某些信息,包括已经有的某些意识,进行的再处理与展示。也可以说,从哲学的角度,书就是个“人”。对于阅读量比较大的某些读者,经常阅读他“人”,即获取他人的意识对形成自我意识的有效性可能超越直接行为经历的影响。这很好证明,例如大仲马小说中的主人公埃德蒙迪斯的意识,主要是受他的狱友的说教影响。现实中,学校的灌输与学生的社会实践相比孰重孰轻也很显然。与支离破碎的网络信息相比,书有情景有过程有原因有结论,尤其是优秀的文学作品有丰满的更容易被读者接受的情感意识,更容易被读者接受,形成有效意识。

遗憾的是,不同的书对人的塑造并非是等量和等质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影响比较重的人,一面从人性上避免不了欣赏异性的特征,却非得硬要强调爱情的阶级性,并试图用后者抑制前者。这种荒诞的意识,出现在文革那个疯狂的时代。同样,电视里,那种用石头砸死妇女的极端穆斯林可能就是由于阅读了伊斯兰国极端的宗教教材,使得他们犯下反人类的极端恐怖罪行。

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知道印刷量最大的书是圣经,它也是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书籍之一。但对于我本人,就小说类经典而言,我非常欣赏雨果的《悲惨世界》,当神父对警察说:“这银器是我给他的。”偷银器的冉阿让的生命不仅得救了,也让他同时看到了人生的高尚之美。每当看到这里,我的精神世界都会荡起涟漪。《悲惨世界》对我的人生价值观影响不可估量。另外,我补充一下,由于我只能使用汉语和英语阅读,所以,我推荐的经典阅读书目,也包括法语或俄语文学的英译本。

如果,通过上面的论证,我们看出书不但可以影响人,可以塑造“人”,而且作用巨大。那么,推荐阅读书目就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因为阅读什么就有可能左右一个“人”,或者,我们套用一个比较含糊的词汇左右一个人的“意识形态”。

既然阅读的内容对于塑造人如此关键,教育者就必须严肃对待推荐阅读书目。据此,我说了“推荐阅读书目是危险的事”。一不小心,我们就可能给人家的孩子吃了遗憾终生的假药,甚至毒药。

最后,我要补充一句:就对成人而言,很多阅读是无效或是低效阅读。例如:我本人在闲暇之余,也会阅读一些当下流行的英语小说,目的偏重娱乐。这和我们平时看看电视剧、电影之类的东西没啥区别。娱乐过后,剩下的能够形成意识的并不多。从这个意义上说,网上那些喜欢给成人推荐阅读书目或是电影电视的好心人,你们不必把我的“危险”之说当回事儿。我可没有砸你们饭碗的意思。

记者:李老师,您太幽默了。我们就来谈谈危险的。从教育的角度,不从娱乐的角度,您能不能再跟家长深入地说说,在给小学生,初中生选择阅读书目时,应该把握哪些原则?

李嘉玉: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和教育工作者热衷于推荐一些在美国比较流行的阅读书目。如:美国图书馆协会获奖作品,美国著名的私立学校阅读书目。我领导的美国国际教育创新研究所也通过各种场合推荐K-12阅读书目。我们正在出版一套60本的4D英语K-12英语语文经典。这些书都值得家长信赖。如果家长一定要自己选择英语原版阅读书,可以参考我上面提及的三原则。我简单地重复一下:阅读内容既要满足孩子的兴趣爱好,英语难易也要适合学生的能力。另外一个容易被忽视,也是不易把握的就是阅读内容与“教育的适龄期与孩子生理发育周期”的相关性。也就是说读书不仅是要读好书,而且是要读符合孩子心理发育需求的好书。

记者:最后,您开发的幼儿园至高中美国英语语文经典什么时候出版?我本人先预定一套。

李嘉玉:很快,全部书籍的编辑校订基本完成。现在处于绘制插图阶段。我保证您的预定有效。

记者:您能不能用比较简单的语言,再说说教育适龄期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提法正确,但是不知道如何具体落实。

李嘉玉:OK,美国儿童和青少年图书出版比较发达,每年会有一些阅读书籍出版。但是,很简单,儿童与青少年书籍的一个显著特征是,书中主人公的年龄与读者的年龄完全吻合。书的内容也很准确地反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心理发育问题。尽管儿童图书,为了增强书的主人公的趣闻性和可爱性,其主人公往往会是小老鼠、小猪、小狗等动物,但是,这些主人公的心理发育特征一定与读者是吻合的。

不同年龄的孩子,他们对外部世界或是内部世界的关注是不同的。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会问:天是不是一个大圆球?星星是不是白天都睡觉了?白雪公主睡了那么多年,都不需要洗澡,我为啥天天要洗澡呀?为什么美国的狗叫是汪汪,猫是喵喵,中国的狗也是汪汪,猫也是喵喵,可美国人说英语,中国人说汉语?但是,探索这些问题的书籍让高中生来读,就不合适了。善恶是非观是童话的天地,是人在幼小时期建立的。所以,有三岁看到老之说。进而,初高中阶段,人的强烈求知欲使之在这个阶段,阅读对于他们形成比较完善的语言思辨思维能力很有效。反之,我们都观察到,形成比较系统的价值观,世界观,及人生观的成年人很难像小孩子那样容易接受新鲜事物。这就是说,与身体一样,不同的年龄,心理和意识的形成也有年龄性。遵循这种发育特征,教育才会得到更好的效果。

记者:谢谢李老师,每次与您谈话都受益匪浅。我相信我的读者也会有同样的感悟。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期待下一次,我们能就一些具体的书籍谈谈如何阅读,如何在书中感悟到美,丰富自我的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