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和幸福没有关系

作者: admin | 发布于: 2016-07-21

   近年来,常听到一种理论,“幸福教育论”;这种理论认为,教育与幸福有着天然、本质的联系,教育的终极目标是指向“幸福”。在开始本篇文章时,笔者认为,我们首先要厘定清楚,什么是“教育”?什么是“幸福”?

  关于“教育”,《中国大百科全书上》是这样定义的:广义上讲,凡是增进人们的知识和技能、影响人们的思想品德的活动,都是教育。狭义的教育,主要指学校教育,其涵义是教育者根据一定社会(或阶级)的要求,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对受教育者的身心施加影响,把他们培养成为一定社会(或阶级)所需要的人的活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标准分类》中,是这样解释“教育”的,教育是有组织地和持续不断地传授知识的工作。我们目前所理解的“教育”大多是这两种。两者的共同点是教育是一种行为。

  那么,什么是“幸福”?若说起,什么是幸福,古罗马哲学家奥古斯丁谈及时间问题的回答,正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感受。“时间是什么?没人问我,我很清楚,一旦问起,我反茫然”;哲学家康德这样表述“幸福”,“幸福的概念是如此模糊,以致虽然,人人都在想得到它,但是却谁也不能对自己所决意追求或选择的东西,说得清楚明白、条理一贯”;《现代汉语词典》上,这样解释“幸福”:幸福,是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抑或,(生活、境遇)称心如意。当代伦理学则把幸福界定为,幸福是人们在一定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由于感受或意识到自己预定的目标和理想的实现或接近而引起的一种内心的满足;这里,是把“幸福”和人自我实现后得到的满足感、欲望满足后的心理体验紧紧挂钩的。其实,不论哪种解释,幸福都是一种精神状态;满足的感觉。

  但是,我们说教育与幸福没有必然的关系。比如,一位出生在桃花源的姑娘,成长于斯,没有接受过“教育”,她的心愿就是嫁给村里的王二,她实现了愿望,和王二的生活很快乐,她就获得了幸福。这里,是婚姻行为导致她获得幸福的感觉。如果说,“幸福”并非得自教育。

  其实,教育的最终指向也不该是幸福。当然,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们多少会体味过“幸福”的感觉。那么,教育,究竟指向何方?

  作为一个出生普通家庭、土生土长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下成长起来的一个人,笔者常常在想,接受了16年的学校教育,我到底学到了什么,又是为什么要接受这么多年的教育?记得上学伊始,父母是这样对我说的,“要认真学习,以后才能找到个好工作”,我也一直秉承着这个信念,尽我所能地学习学校老师教授的一切知识;小学时,老师强调的是,好好学习,把一次次期中期末考试考好;初中时,老师从一开始告诉我们的就是,认真听课,刻苦学习,争取以后考个好高中,最好再考进好高中的实验班;高中时,老师对我们说,好好学习,天道酬勤,高考要考个一本学校,如果考进一流名牌大学,那再好不过了。终于,我来到了中国教育体系的最后一环,大学。没有人再强制我做很多事,大学读完,接下来找工作去吧。看来,经历如此的教育行为,教育指向就业。不过,我常会想读这么多年,只是为了找一个好些的工作吗?

  教育究竟应该指向何处?古今中外,自教育开始,学者们就从未停止过思考,柏拉图说,“什么是教育?教育是为了以后的生活所进行的训练,它能使人变善,从而高尚地行动”,“我们可以断言教育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他们可以把知识装进空无所有的心灵里,仿佛他们可以把视觉装进盲者的眼里”;在柏拉图这里,教育是让人“高尚”地行动,让社会得以进步、变得更加美好,教育也是充实个人的感观、认知,完善自身,这是教育的直接目的。大教育家夸美纽斯说,“教育是生活的预备,能在成年以前完成”,教育让人更好地应对生活;孔子认为,教育则是为了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人们知“仁”知“礼”。强调文化与思维的4D英语的创始人李嘉玉先生则认为,教育最终指向的应该是提升人的主观思维能力,通过针对各种客观事物的批判性思考,使动物本性的人成为精神世界的人。李嘉玉先生的教育观念和教育家福禄贝尔有异曲同工之处,“人的教育就是激发和教导作为一种自我觉醒中的、具有思想和理智的生物的人有意识地和自觉地、完美无缺地表现内在的法则,即上帝精神,并指明达到这一目的的途径和手段”。教育是让受教育者有认知世界和自我的能力、完美地表现。比福禄贝尔更进一步,李嘉玉先生尤其强调人的批判性思维。蜜蜂建造巢穴是一种本能行为,人类观察到蜂巢的结构,并应用于各个领域,这是思维。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有思维,动物有的是本能;我们不是学习的机器,老师将馒头咀嚼好喂给我们的填鸭式教育,长此以往,我们渐渐地忘记了怎么样去做咀嚼馒头这样一件简单的事。这远不是教育的应有之义。

  教育应该是让学生去发现问题、独立思考、创造性地解决问题;通过这些行为提升人的认知。之前有这样一篇报道,有一个在洛杉矶被判刑的中国留学生在监狱里英语进步神速;我们当然不是要把学生放到监狱里去学英语,只是通过这个例子,我们会发现,当受教育者主动地去认知世界,而不是被动地被教育,教育才得以实现。这也是教育的应有之义;而这与我们通常所谓的“幸福”更没有什么关联。

  教育是严肃的,教育最终的指向不是“幸福”,教育是一场修行,通过阅读,研读,实验,实践,探索现实或是虚幻的世界。这个过程需要全身心地付出,需要我们不断否定自己,建立新的自己。这无疑是痛苦的;需要我们不断打破常规,这无疑是危险的。然而,这种行为却是个人提升、社会进步的真谛;也恰如此,长此以往,包括主动的及被动的,教育方能达到佛家所谓的“涅槃”的境地。

  关于4D英语4D英语是由李嘉玉先生领导的美国国际创新研究所历时十年创造的颠覆性的系列课程与教育体系。通过4D英语,学生们可以像美国同龄学生一样拥有学习英语的能力。 过去十多年间,4D英语在北京、上海、沈阳等地建立了多所教学实验基地,5000多名学生受益于4D英语教学,全部成功被美国TOP50大学录取,其中更不乏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常春藤精英大学。